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你是我的搭档

来源:一起看文学网    时间:2020-08-05




   孤独的夜里,手机铃声划破了夜的寂静,摁下接听键后就听到小?招朔艿纳?音。 
  “喂!小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呀?是不是你终于骗到一个老公把自己给嫁出去了?”我打趣地问她。
  “不是我!是你的老搭档刘妍生了一对龙凤胎!”
  “刘妍生了龙凤胎?什么时候的事?她好厉害哟!”拿着手机,我吃惊地问,心底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翻腾着。
  “今天早上的事,我已经去医院看过她了,两个小家伙好可爱哟!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到时陪你一起去看她,她搬新家了,你肯定找不到……”小?者催丛?喳地说了很多。
  “好的,回去时先打电话给你,到时一起去看她。有些日子没有和你们一起了,都还好么?”我有些动情,听到老同学的声音,那些久违的记忆渐渐在脑海中鲜活起来。望着闪烁的电脑屏幕,我停止了手中移动的鼠标,沉溺于淡远的往事。
  仔细算一算应该有三年时间没和她们在一起了。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刘妍的婚礼上。刘妍的丈夫我不认识,那天的婚宴因为人多,忙着应酬,我们几乎没讲过一句话。婚宴还没结束,我就提前走了,赶回工作的城市。后来,东奔西跑的也就没有给她们打电话。
  刘妍是我初中时的同桌,也是我合作三年的相声搭档。她是个热情大方,不拘小节的女生,个头高挑,一头柔顺而飘逸的黑发是她的骄傲。走在人群中,她脸上总挂着浅浅的微笑,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因为她的开朗让人很轻松。那个时候,我们男女同学合讲相声,引人注目的同时也颇受非议,就连老师都曾误以为我们在早恋。我们自己知道,我们没有。其实我们在小学就是同学了,还一起比赛过侧手翻。她接连不断地沿着操场四周翻了二百多个,停下来后依然面不改色,而我只翻了一百多个就头晕目眩,停下来后蹲在地上呕吐。她倒是很关心的跑过来拍着我的后背问,这下承认输了吧?看你以后还敢小瞧我们女生。哪敢?我最尊重你们女生了,特别是尊重你!缓过劲后,我又嘻皮笑脸地对她说。在心里,我是甘拜下风了,对她佩服不已。
  我们第一次合作讲相声缘于一次玩笑。那时我们念初一。元旦晚会前,几个同学一起开玩笑,记不清我当时说了什么让刘妍非常激动,她居然瞪着我说:“那我们合作吧!你负责写相声稿,敢不敢?”“敢!有什么不敢的。”我被她当众相逼脱口就答应了。晚自习回家后想想,我有点后悔,从来没写过相声稿,也没讲过相声,短短一个山西专业的癫痫病治疗医院有哪些星期就要表演,行么?我底气不足。但想到刘妍当时挑战的表情,我还是憋足劲硬凑了篇二三千字的相声稿《我有一个新爸爸》。第二天早上我把稿件给她时,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第一次尝试,很新鲜但也力不从心,只能凑合。没想到,刘妍看稿件时居然一边笑一边说:“太好了!太好了!真有意思。”我愣愣地望着她,像看个大白痴,然后怀疑地问:“这篇相声稿,你真觉得行?”“是呀!我很喜欢,内容感人,语言诙谐,包袱一个接一个甩出来,一定会让大家喜欢的。”
  定好相声稿后接下来是紧张的排练。因为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排练过程中我们争论了好几回。“我是作者,又是导演,你得听我的。”争到最后,我词穷时,只好这样告诉她。刘妍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算是默许了。没吃过猪肉,总还看过猪跑,虽然没讲过相声,但在电视上看过不少,几个要点我是知道的。为了演出成功,刘妍还算配合。我指手划脚的告诉她什么地方该唱,什么地方该跳,什么地方该流泪,俨然一副大导演的派头。元旦晚会那天,我们的节目获得了满堂喝彩声。在一阵又一阵的掌声中,刘妍拉着我的手乐不可支,她高兴地说:“终于成功了!终于成功了!”我也高兴,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讲相声的天赋。第二年,我们的节目又代表班级参加校文艺汇演。不负众望,我们的节目再次取得成功,得了表演第二名,作品创作第一名。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望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我的心里洋溢着燃烧般的激情,我想高声欢唱。我悄悄地对刘妍耳语,告诉她我此刻的心情。“我也是,太激动了!没想到我们的表演会得第二名,还有呀,你的作品创作还得了第一名,真是太好了!”刘妍抓着我的手,用力地摇了摇。想视而笑,我们快乐地击了一下掌。
  因为在校文艺汇演中的表现,我们被招入了校文艺演出队,常常代表学校到部队或工厂演出。后来的演出不同于在学校的表演,每次上台都得化妆。我不会,从来就没给自己化过妆。拿到发来的化妆盒时,我傻了半天。“我帮你吧!保证让你满意!”刘妍说着,把我拉到镜子前。她先在我脸上扑了一层薄薄的粉底,然后是上腮红,画眼线。我坐在那里,任由她折腾。只是当她的手在我脸上抹来抹去时痒痒的,我直想笑。“不准笑!”刘妍很严肃,“我可是第一次帮男生化妆,心里很紧张的,你一笑就乱了,眉毛画歪了别怪我!”看她一脸正经,我只好老老实实的坐着,一张脸交给她处理。几个女生进来时,我笑着向她们打了个招呼。一看见我脸上的妆,她们禁不住就暴出一阵大笑温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小宇,你化的什么妆?像鬼一样,眉毛都歪到哪去了?腮红一大片,粉底不均匀。”我没敢吭声,只是偷偷看了看刘妍,她正难为情的看着我,嗫嚅着说:“对不起!小宇,我也是第一次化妆。擦了吧,让她们帮你重化过。”看见刘妍的尴尬处境,我忙说:“不碍事,不碍事!就这样吧!我们是讲相声,这个妆说不定还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不介意!”“不行的。你不介意,我介意,会让人笑话的。”刘妍说着就要用面巾纸擦去我脸上的妆。我一边后退一边说:“真的没关系!”几个女生一起围过来把我抓着,无奈,动弹不得,我只好苦着脸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被几个女生包围着,任由她们在我脸上七擦八抹。“你们轻点!我的皮薄,别把我的脸弄痛了。”我悲哀地大叫,心里却乐开了花。
  后来的演出,我的妆都由刘妍化。这家伙肯定偷偷去学了,连指导老师都表扬她的妆化得好。我倒无所谓,自己不会,一张脸就交给她处理了。
  初中三年,我们合讲了三段相声,都是我自己创作的。由于经常外出表演,在台上已经不会紧张,面对广大师生,我们是胸有成竹。那时候在校园里,我们可谓是“叱咤风云”的最佳搭档,我们蝉联了校文艺汇演的两次表演第一名。因为同桌,又因为男女搭档,渐渐的一些风言风语四起,说我们在早恋。“小宇,有人说我们在早恋,怎么办?”一天课后,她问我。“随他们去说吧,走好自己的路。我们知道我们没有,对么?我们是最好的搭档。”我笑着对刘妍说。其实那时候我喜欢班上另一个文静、内敛的女生,只是在心里喜欢着,从来没有说出口。或许刘妍当时是喜欢我吧,当她听完我的话后,脸上闪过了一抹稍纵即逝的黯淡,不过很快就过去了。我们依旧是好朋友,好搭档。我一直明白刘妍的心思,但不敢说出口,我只希望我们是朋友,永远的。
  初中毕业后,我们考上了不同的中专学校。我的中专生活过得很平淡。刘妍上了中专后却依然是学校里的热门人物,她很活跃,不仅在一年级时就加入了校学生会,而且常常参加学校的文艺演出。她是出尽了风头,不仅成功表演了我们以前合作过的相声节目,个人独唱还获得了“大中专学校文艺汇演”的第二名。刘妍音域宽广,唱起《党呀,亲爱的妈妈》简直叫“惊天动地”。
  我们一直有通信,交流、调侃,无所不说。她曾经一天给我写过五封信,我问她怎么不一起寄?她说,写好一封寄一封,寄完后想到还有话说就又写了。那时候激情飞扬,但往往又会轻意的陷入说不清道不明的迷惘,彼此都想向对方诉说。写信泰安癫痫病手术治疗、等信、收信、看信是中专几年里最快乐的事,至今依然怀念那些日子。
  中专几年,刘妍曾经到过我的学校看我,她一个人坐了七八个小时的火车。在人潮汹涌的站台上看见我时,她飞奔过来紧紧地抱着我,嘴里大声呼叫着。“别这样,我都脸红了!”我乐呵呵地对她说,“一路还好吧!”“我们是好朋友,这么久没见面了,抱抱不可以么?”刘妍不顾旁人诧异的目光,大大方方拉着我的手挤入人群中。我知道她向来大大冽冽,也不计较什么。我们确实是好朋友,一直都是,所以我不介意她的拥抱。出于礼貌,我在一次国庆节时也特意坐上七八个小时的火车去看她。看见我时,她高兴得又蹦又跳,一改平日的淑女形象。好家伙,她居然把她平时省吃俭用省下的钱全从银行取出来,说要好好招待我。“这样不好吧,太破费了,我会有压力的。你去找我时,我都没什么招待你。”说话时,我的脸都红了。“你是男生,花钱厉害。我是女生,不一样的。”刘妍口齿伶俐,我只好客随主便,再说多了就没意思,她会生气。
  “有个男生在追我,你说怎么办?”一次在信中她这样问我。“人怎么样?踏实么?如果人品不错可以考虑接受呀!”我明知她问这句话的意思,但故意绕开了,鼓励她接受。因为这封信,刘妍生气了,半年没再理我,打电话都不接。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刘妍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小?绽葱帕耍?在信中狠狠K了我一顿。“不会吧,刘妍喜欢我?我没这么想过,我只觉得我们是好朋友,是最好的搭档……”我给小?栈亓诵牛?依旧不肯承认,同时又给刘妍再写了一封信,不过,我没有告诉她我喜欢谁,只是说我们之间更适合做朋友。
  实习那半年,我们居然在同一个单位,于是又天天玩在一起,唱歌、跳舞、泡茶、聊天。她常来我家,我的父母都认识她,而且对她的印象很好。“刘妍这女孩不错,乖巧、漂亮、手脚勤快,性格温柔……”母亲常在我面前叨念着刘妍的好,换句话说:刘妍是最佳的媳妇人选。“妈,不可能的。我和刘妍只是好朋友,没在谈恋爱。”我解释说。“谈着谈着就是恋爱啦!你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有感情基础的。我就喜欢刘妍这个女孩。”母亲不满我的话。父亲也赞同母亲的意见,让我头痛不已。我也常去刘妍家,对她的家人很熟,她的父母对我很好,用小?盏幕八凳牵喊涯愕迸?婿看待了。因为这个原因,后来我总会有意无意的疏远刘妍,我不想让事情进入更为尴尬的境地。爱情是一种感觉,我更希望刘妍只是好搭档,好朋友。
  有一个同学的哥哥在政成都癫痫治疗府部门上班,我一直觉得他很优秀,觉得他更适合刘妍,于是自作主张介绍他们认识。由于用意过于明显,刘妍生气了。那天晚上,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才开口:“小宇,你是不是很讨厌我?走在你身边让你很没面子么?你这么急着帮我介绍给别人干什么?怕我一直缠着你?……”刘妍的声音很大,还伴着轻微的抽咽。“不是的。对不起!我只是想介绍你们认识。”我急着解释。“做我男朋友,你觉得丢人?是我不够好么?还是你已经有了女朋友?为什么不告诉我?……”生气时,刘妍说话就有点咄咄逼人。“不是!我们不适合。我们只是好朋友,好搭档,但和爱情无关。不是你好不好的问题,感情的东西我也说不清楚……”我语无伦次地解释着,心里越急越解释不清。刘妍没再吭声,一直低低地抽泣着,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流泪。
  刘妍从此后不再搭理我,就算一伙人玩在一起,她也只顾得和别人说话,夸张的大笑让我心里很难过。小?瞻?莫能助地向我耸耸肩,摊开双手作了个很无奈的表情。我懂,我知道刘妍还在生我的气。一个人时,刘妍会呆呆的用手梳理她那头柔顺的黑发,仿佛那是一头寂寞的心事。
  中专毕业后,我来到了现在工作的城市,刘妍留在了当初我们实习的单位。偶尔我会打电话给她,话不多,简单的问候,寥寥几句就挂了。但每次回县城,我都会去找她还有过去那帮同学,依旧是唱歌、跳舞、泡茶、聊天,但我们不再说感情。大家在喧闹时,我们却静默地对视着,我看见了她眼中深藏的忧伤。我不知道要怎么帮她才可以让她快乐起来,或许只有时光这道逝水可以让她淡忘。
  初中毕业后,我们再也没有一起讲过相声。一直盼望着,什么时候,我们还能和当年一样,让她帮我化妆,我们再合讲一次相声……
  后来联系渐少,收到刘妍的结婚喜帖时我才知道她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我为她高兴,并且特意赶了回去,为他们祝福。我真心希望她这一生能够过得幸福、快乐!希望那个男人值得她托付一生!
  晚上接到小?盏牡缁埃?才惊觉时光的飞逝。弹指间,十几年就过去了,我们早已经不再是当年懵懂的莽撞少年,刘妍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而我也有了自己的婚姻。
  岁月悠悠,然而久远的记忆却那么清晰的浮现在脑海,像一艘白色的帆船,驶回到那些金色的年岁里。我的搭档,当年那个为我化妆的小女生,她的泪痕依旧在我眼前闪动……



 

© wx.fnpcu.com  一起看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