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斜谷怪医中国民间

来源:一起看文学网    时间:2021-07-09




正午时分,在通往斜谷的小路上,奔驰着一匹白马,马背上是一个青年剑客,他紧皱眉头,似有急事。

  很快到了斜谷,青年剑客一勒缰绳,凌空翻身,悄无声息地落在地面上。这时,他听见一阵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喜悦之意。只见一个人在不远处的花丛中站了起来:“太好了,我终于找到合适的药材了。”

  青年剑客赶紧问道:“这位兄台,请问,斜谷怪医在吗?”

  那人这才注意到有人来了,他收起笑容问:“你找他有什么事?”

  “有个人病得很重,想请神医出一趟诊,诊金是黄金一千两。”青年剑客说完,就见那人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说了句“我没空”,然后就要往谷里头走。

  青年剑客赶紧施展轻功,拦住了斜谷怪医的去路,急急地道:“病的人是‘灵狐’诸葛智,他中了剧毒,生命垂危,还请神医济世为怀,救救他吧。”

  那怪医斜睨了青年剑客一眼,道:“你们来了多少次了?我都说了,我的医术太差,还是另请高明吧。”

  青年剑客心想,这怪医还真是名不虚传,当年宣称悬壶济世,以精妙的医术救人无数,而在三年前,却突然再也不肯出斜谷半步,也不再帮人治病了。青年剑客暗暗叹气,自报家门道:“神医,我是顾轻尘,诸葛智是我的好友,您若肯治好他的病,日后若有吩咐,我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斜谷怪医面色大变,他吃惊地问:“你就是那个大战百毒魔君的顾轻尘?”

  顾轻尘点点头道:“正是。”

  提起顾轻癫痫病的发作症状尘,那可是大大有名的人物。多年前,江湖有个魔头,自号百毒魔君,为人阴险,心狠手辣,搅得江湖腥风血雨。终于,在三年前,数十名正道高手联合起来,一举将百毒魔君除掉了,参加围攻的数十名好汉,只活下来五个人。

  顾轻尘正是幸存者之一。自那一战后,顾轻尘成了江湖中人人景仰的侠客,而顾轻尘却并不快乐,因为在那一战中,从小青梅竹马的师妹梅吟雪被百毒魔君打落山崖,等到事后顾轻尘再去寻她时,山崖下只剩下了几根零散的白骨。

  那怪医皱着眉头,面色数变,最后终于开口道:“好吧,我就随你走一趟吧。你先在斜谷外面等我,我马上就回来。”说完急促促地走回斜谷深处,过不多时又匆匆地返回,肩上多了一个药箱子。

  斜谷怪医的手段果然高明,给诸葛智喂了几粒丹药,然后给他金针过穴,没过多久,诸葛元吐了两口黑血,竟然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怪医擦擦头上的汗水道:“我再给他开几副药,喝完之后,自然就会痊愈了。”说完,不收诊金,也不理顾轻尘的诚意挽留,匆匆地背着药箱回去了。

  几天后,诸葛智果然痊愈了,他备下丰厚的礼物,和顾轻尘一起到斜谷感谢怪医的救命之恩。没想到刚到谷口,就被怪医拦住了,他冷冷地看着顾轻尘和诸葛智,挥挥手,让他们赶快带着东西离开。

  诸葛智好话说了一堆,斜谷怪医就是不听,他转过脸看着顾轻尘,想让他帮自己说两句。没想到一转头,就看到顾轻尘竟然瞪大了眼睛,直盯着斜谷里面,还没等诸葛智发问,顾轻尘就将轻功用到极致,像一溜轻烟绕过怪医,窜到斜谷里面。

  在谷里的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较好一块空地上,有一个女子正在阳光下采花,那身影顾轻尘再熟悉不过了,三年来,她不知多少回出现在顾轻尘的梦里。

  “师妹!”顾轻尘来到近前,激动地大叫。那身影猛地一颤,接着慢慢地转过身,出现在顾轻尘眼里的不是梅吟雪俏丽的容颜,而是一张黑乎乎丑陋的脸。

  顾轻尘大失所望,刚要说抱歉,就见有两行清泪顺着那女子的眼角流下,顾轻尘这才注意到,在那女子的唇边有一颗细小的美人痣。

  没错,她就是自己日夜想念的师妹啊!虽然样子变了,但那双眼睛里饱含的深情,却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那女子望着顾轻尘,嘴唇动了几下,终于低声叫了句“师兄”。声音如黄鹂出谷,不是梅吟雪又是谁?

  明月高悬,留宿斜谷的顾轻尘怎么也睡不着觉,他从屋子里走出来,长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乱成一团的心绪。

  白天,自己与师妹相认,并从师妹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三年前师妹被打落山崖,幸被斜谷怪医——青烛所救,她本打算马上去找顾轻尘,可惜她虽然性命保住了,但余毒却不能完全清除,原来欺霜赛雪的肌肤变得漆黑如墨,原本清丽无双的脸也变得像厉鬼一样丑陋不堪。师妹万念俱灰,几次想要自尽,都被青烛所救。青烛劝她不要灰心,说自己一定会想尽办法恢复她的容貌,可是这三年多来,却始终没有什么进展。

  顾轻尘要师妹跟自己回去,可是师妹却道:“师兄,你来晚了,我已经答应了青烛,下个月就要嫁给他了。”

  正想到这,顾轻尘听得花园里似乎有人,过去一看,果然又见到了师妹的身影。顾轻哪些原因能引起抽搐尘和梅吟雪无声地凝望着,谁都没有说话。就在这时,青烛提着一坛酒走了过来。坐在石凳上,青烛给每个人都斟了一杯酒,然后他举起杯说:“第一杯酒,是祝贺顾兄与梅姑娘重逢之喜。”

  顾轻尘苦笑着将酒一饮而尽,只觉得平时香醇的美酒,此刻竟也和自己的笑容一样苦涩。放下酒杯,顾轻尘正要说话,忽然觉得腹痛如刀绞,顾轻尘大惊,再看看梅吟雪,她也痛苦地弯下腰,用手捂着肚子。

  这时,青烛狞笑着站起来说:“哼哼,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其实是百毒魔君的弟子。这几年来,我故意救活姓梅的丫头,就是要找机会把你引来,然后将你们一起杀了,好替师尊报仇。”

  说完,青烛大叫一声,掏出一把匕首向梅吟雪刺去,却被顾轻尘拦住,青烛的武功太差,顾轻尘没用几下子就将他制服。顾轻尘沉声道:“快把解药交出来。”

  青烛只是冷笑。顾轻尘一用力,喀嚓一声将青烛的左臂折断,青烛顿时痛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喊道:“大侠饶命!”然后哆哆嗦嗦从怀里取出一个青瓷瓶。

  顾轻尘先让青烛吃了一粒解药,见没事,然后才给梅吟雪和自己各服一粒。解药是真的,毒很快就化解了。顾轻尘转头问梅吟雪:“师妹,这厮怎么处治?”

  梅吟雪沉默了半天,然后才道:“他毕竟救过我一命,又照料了我三年,今天就放过他吧。”顾轻尘放开青烛,青烛捂着自己的左臂,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斜谷。

  看着青烛离去,顾轻尘转过头,忽然发现梅吟雪的头在轻轻地发抖,顾轻尘赶快过去扶住师妹的脸,却感觉有些不对劲,他用手一揭,揭正常人吃癫痫病药会怎样掉了一层像是人皮面具一样的黑膜,露出了里面莹白如玉的脸颊……

  青烛踉踉跄跄地走在小路上,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看见一个人拦在前面,仔细一看,那人却是“灵狐”诸葛智。诸葛智叹口气说:“你骗得了他们,却骗不了我,其实你根本不是百毒魔君的徒弟。”

  青烛大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诸葛智淡淡地说:“你的话里漏洞太多。若要对付顾轻尘,你又何必等上三年。再说,你下的毒也太轻了,一点也不像百毒魔君一样霸道。”

  青烛苦笑。他从梅吟雪的眼里看出来了,顾轻尘才是她心里最爱的人。可是,梅吟雪却说出了与自己已有婚约的事,那一刻,自己完全可以感受到顾轻尘内心的痛苦。为了成全这一对有情人,青烛决定编一个谎言,让梅吟雪以为自己只是个欺骗她感情的小人,从而心无顾忌地回到顾轻尘的身边。

  在这之前,青烛用刚刚配好的解药除掉了梅吟雪的余毒,算是送给梅吟雪离别的礼物。

  诸葛智眨眨眼睛对青烛说:“你现在也没地方去,不如一起去喝一杯吧。常言道,一醉可以解千愁。”

  青烛皱皱眉头道:“酒太辣了,我喝不惯。”

  诸葛智笑着说:“多喝两口就感觉不到辣了。我告诉你,酒可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你忘掉一切烦恼……”

  半年以后,边疆的小镇里来了一位神医,医术高明,性情古怪,尤其喜欢杯中之物,每喝必醉,醉后就喊一个人的名字,可惜谁也听不清。不过大家都知道,那一定是个女人的名字。

© wx.fnpcu.com  一起看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