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同病相怜【小大人丁文涛】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来源:一起看文学网    时间:2019-09-12




“,男孩子都要割包皮吗?”

马小跳坐在他爸爸的车上,被带到医院去割包皮。

只要有马小跳在身边,马天笑先生就不可能专心地开车。他得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马小跳没完

没了的问题。

“嗯,有的男孩子需要割包皮。”

“老爸,你小时候割过包皮吗?”

“割过。”

“痛不痛?”

“不痛。”

“一点点都不痛?”

“医生会上麻药。”

“都上麻药了,还 说不痛?”

马天笑先生只好承认有一点点痛。

“老爸,是女医生给你割的,还 是男医生割的?”

“女医生割的。”

马天笑先生有蠃难为情,但也不能撒谎呀!

“嘿嘿!”

马小跳笑得不太自然。

“怎么笑的?”

马天笑先生知道马小跳在笑什么。

贵州癫痫病治疗比较好的医院有哪如果今天是女医生,我就不割。”

“为什么?”

“我才不会当着女医生的面脱裤子。”

到了医院门口,马天笑先生叫马小跳先下来,他去停车。

挂号的人排着长队。在人群中,马小跳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丁文涛!丁文涛!”

马小跳没有想到,会在医院这种地方,遇见丁文涛。马小跳惊喜万分,跑了过来。

奇怪,丁文涛怎么不见了?

“丁文涛!丁文涛!”

马小跳在人群里窜来窜去,到处找丁文涛。

马小跳看见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跟丁文涛一模一样,连戴的眼镜都一样,是那种黑色圆框,一看就是丁文涛的爸爸。

马小跳径直走过去,从那个男人的后面,把丁文涛揪出来。

“你躲我干什么?我又不是。”

丁文涛甩掉马小跳的手:“你到医院来干什么?”

马小跳大声地说:“我来割包皮。”

所有的人都看着马小跳,然后笑了。有个老大爷还 摸了摸马小跳的治疗原发性癫痫病需要多少费用脑袋。

丁文涛和他的爸爸也看着马小跳,目瞪口呆。这父子俩连目瞪口呆的样子,也一模一样。

马小跳问丁文涛:“你来千什么?”

“哦,他来……”丁爸爸抢着回答,“他肚子痛。”

“蛔虫!肯定是蛔虫!”

马小跳每次肚子痛,都是蛔虫闹的。

丁文涛和他爸爸都巴不得马小跳快点离开,幸好他爸爸来找他,把他带走了。

给马小跳割包皮的是男医生,马小跳十分庆幸。他不怕痛,就是怕女医生。

旁边就有一个女医生,她也正在给一个男孩子割包皮。因为有一架屏风隔着,所以看不见女医生和那孩子,但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女医生:“别紧张,把裤子脱下来。”

男孩:“医生,我……我怕……”

女医生:“男孩子勇敢一点!”

男孩子哭起来。听声音怎么有点像丁文涛?

马小跳提起裤子,想去看个究竟,被男医生按住了:“别动!别动!你还 没完呢!”

马小跳泰安羊羔疯什么医院好耐住子,好容易等男医生给他弄完了,便叉着两腿走到屏风后面。一看,果然是丁文涛。

“丁文涛,你也割包皮呀?”

马小跳虽然被赶了出来,但他心里挺高兴的,毕竟有了一个跟他同病相怜的人。

“爸爸,我们班的丁文涛也来割包皮了。”马小跳幸灾乐祸,“是女医生给他割的。”

马小跳回头一看,丁文涛的爸爸正站在那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把一个手指头放在嘴边:“!小声点!”

“为什么要小声点?”

丁文涛的爸爸很尴尬的样子。还 是马天笑先生来解了围:“对不起,我这儿子就这样。”

马天笑先生拍拍丁文涛爸爸的肩膀,然后要拉马小跳走。

马小跳不走:“我要等丁文涛!”

马天笑先生无可奈何地朝丁文涛爸爸笑一笑,丁文涛爸爸也笑一笑,那是苦笑。

丁文涛出来了。他也像马小跳那样,叉开两腿走路,脸上还 有泪痕。

“哈哈,丁文涛,你哭了羊癫疯能根治吗?”马小跳叉开腿,走到丁文涛跟前,“给你打麻药没有?你痛不痛呀?”

丁文涛真是烦死了马小跳:“你怎么还 没走?”

“我等你呀!”

“我又没让你等!”

“我们两个都割了包皮,我当然要等你。”

“马小跳,不许你再说我割包皮!”

马小跳不明白丁文涛为什么这样生气:“你本来就割了包皮嘛,你还 不承认!”

马天笑先生横抱着马小跳,丁文涛的爸爸横抱着丁文涛,一同往医院外面走。

“你们坐我的车吧,我送你们回去。”

丁文涛和他爸爸坐土马天笑先生的车。一路上,马小跳还 是问个不停。

“丁叔叔,你割过包皮吗?我爸爸都割过。”

丁文涛的爸爸惊讶极了,他问马天笑先生:“你还 跟孩子说这些?”

马天笑先生嘻嘻哈哈:“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马小跳看出来了,丁文涛的爸爸和他的爸爸,不是一路的爸爸。

© wx.fnpcu.com  一起看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