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上篇 第二幕亨利四世

来源:一起看文学网    时间:2019-09-11




第一场洛彻斯特。旅店庭院

一脚夫提灯笼上。

脚夫甲

嗨呵!我敢打赌现在一定有四点钟啦;北斗星已经高悬在新烟囱上,咱们的马儿却还没有套好。喂,马夫!

马夫

(在内)就来,就来。

脚夫甲

汤姆,请你把马鞍拍一拍,放点儿羊进去,这可怜的畜生几乎把肩骨都压断了。

另一脚夫上。

脚夫乙

这儿的豌豆蚕豆全都是潮湿霉烂的,可怜的马儿吃了这种东西,怎么会不长疮呢?自从马夫罗宾死了以后,这家客店简直糟得不成样子啦。

脚夫甲

可怜的家伙!自从燕麦涨价以后,他就没有快乐过一天;他是为这件事情急死的。

脚夫乙

我想在整个的伦敦路上,只有这一家客店里的跳蚤是最凶的;我简直给它们咬得没有办法。

脚夫甲

嘿,自从第一遍鸡啼以后,它们就把我拚命乱叮,这滋味真够受哩。

脚夫乙

房里连一把便壶也没有,咱们只好往火炉里撒尿;让尿里生出很多很多的跳蚤来。

脚夫甲

喂,马夫!快来吧,该死的!

脚夫乙

我有一只火腿,两块生姜,一直要送到查林克洛斯去呢。

脚夫甲

的!我筐子里的火鸡都快要饿死了。喂,马夫!遭瘟的!你头上不生眼睛吗?你聋了吗?要是打碎你的脑壳不是一件跟喝酒同样的好事,我就是个大大的恶人。快来吧,该死的!你不相信上帝吗?

盖兹希尔上。

盖兹希尔

早安,伙计们。几点钟啦?

脚夫甲

我想是两点钟吧。

盖兹希尔

谢谢你,把你的灯笼借我用一用,让我到马棚里去瞧瞧我的马。

脚夫甲

不,且慢;老实说吧,你这套戏法是瞒不了我的。

盖兹希尔

谢谢你,把你的借我吧。

脚夫乙

哼,你倒想得不错。把你的灯笼借给我,说得挺容易,嘿,我看你还是去上吊吧。

盖兹希尔

脚夫,你们预备什么时候到伦敦?

脚夫乙

告诉你吧,咱们到了伦敦,还可以点起蜡烛睡觉哩。来,马格斯伙计,咱们去把那几位客人叫醒;他们必须结伴同行,因为他们带着不少的财物呢。(二脚夫下。)

盖兹希尔

喂!掌柜的!

掌柜

(在内)偷儿说的好:离你不远。

盖兹希尔

说起来掌柜和偷儿还不是一样,你吩咐怎么做,让别人去动手;咱们不是全靠你设谋定计吗?

掌柜上。

掌柜

早安,盖兹希尔大爷。我昨晚就告诉你的,有一个从肯特乡下来的小地主,身边带着三百个金马克;昨天晚餐的时候,我听见他这样告诉他的一个随行的同伴;那家伙像是个查账的,也有不少货色,不知是些什么东西。他们早已起来,嚷着要鸡蛋牛油,吃罢了就要赶路的。

盖兹希尔

小子,要是他们在路上不碰见圣尼古拉斯的信徒②,我就让你把我这脖子拿了去。

掌柜

不,我不要;请你还是保留下来,预备将来送给刽子手吧;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虔诚地信仰圣尼古拉斯的坏人。

盖兹希尔

你跟我讲什么刽子手不刽子手?要是我上刑场,可得预备一双结实一点的绞架;因为我不上绞架则已,要上,老约翰爵士总要陪着我的,你知道他可不是一个皮包骨头的饿鬼哩。嘿!咱们一伙里还有几个大大有名的好汉,你做梦也想不到的,他们为了逢场作戏的缘故,愿意赏给咱们这一个天大的面子,真是咱们这一行弟兄们的光荣;万一官府查问起来,他们为了自己的名誉,也会设法周旋,不会闹出事情来的。我可不跟那些光杆儿的土贼,那些抡长棍的鼠窃狗盗,那些留着大子的青面酒鬼们在一起鬼混。跟我来往的人,全都是些达官贵人,他们都是很有涵养工夫的,未曾开口就打人,不等喝酒就谈天,没有祷告就喝酒;可是我说错了,他们时时刻刻都在为国家人民祈祷,虽然一方面他们却把国家人民放在脚底下踩,就像是他们的靴子一般。

掌柜

什么!国家人民是他们的靴子吗?要是路上潮湿泥泞,这双靴子会不会透水?

盖兹希尔

不会的,不会的;法律已经替它抹上油了。咱们做贼就像安坐在城堡里一般万无一失;咱们已经得到羊齿草子的秘方,可以隐身来去。

掌拒

不,凭良心说,我想你的隐身妙术,还是靠着黑夜的遮盖,未必是羊齿草子的功劳。

盖兹希尔

把你的手给我;我用我的正直的人格向你担保,咱们这笔买卖成功以后,不会缺少你的一份。

掌柜

不,我倒宁愿你用你的臭贼的身分向我担保的好。

盖兹希尔

算了吧,圣人也好,大盗也好,都是一样的人,何分彼此。叫那马夫把我的马儿牵出来。再会,你这糊涂的家伙!(各下。)

第二场盖兹山附近公路

亲王及波因斯上。

波因斯

来,躲起来,躲起来。我已经把福斯塔夫的马儿偷走,他气得像一块上了胶的茸的天鹅绒一般。

亲王

你快躲起来。

福斯塔夫上。

福斯塔夫

波因斯!波因斯,该死的!波因斯!

亲王

别闹,你这胖汉!大惊小怪地吵些什么呀?

福斯塔夫

波因斯呢,哈尔?

亲王

他到山顶上去了;我去找他。(伪作寻波因斯状,退至隐处。)

福斯塔夫

算我倒楣,结了这么一个贼伴儿;那坏蛋偷了我的马去,不知把它拴在什么地方了。我只要多走四步路,就会喘得透不过气来。好,我相信要是现在我把这恶贼杀了,万一幸逃法网,为了这一件功德,一定可以寿终正寝。这二十二年以来,我时时刻刻都想和他断绝来往,可是总是像着了鬼迷似的离不开这恶棍。我敢打赌这坏蛋一定给我吃了什么迷药,叫我不能不喜欢他;准是这个缘故;我已经吃了迷药了。波因斯!哈尔!瘟疫抓了你们两人去!巴道夫!皮多!我宁愿挨饿,再也不愿多走一步路,做他的什么鬼强盗了。从此以后,我要做个规规矩矩的好人,不再跟这些恶贼们在一起,这跟喝酒一样,是件好事。否则我就是有齿之伦中间一个最下贱的才。八码高低不平的路,对于我就像徒步走了七十哩的长途一般,这些铁石心肠的恶人们不是不知道的。做贼的人这样不顾义气,真该天诛地灭!(亲王及波因斯吹口哨)嗨!瘟疫把你们一起抓了去!把我的马给我,你们这些恶贼;把我的马给我,再去上吊吧。

亲王

(上前)别闹,胖家伙!躺下来,把你的耳朵靠在地上,听听有没有行路人的脚步声。

福斯塔夫

你叫我躺了下去,你有没有什么杠子可以重新把我抬起来?他的!即使把你父亲国库里的钱一起给我,我也发誓再不走这么多的路了。你们这不是无理欺人吗?

亲王

说,不是我们要“欺人”,是你要“骑马”。

福斯塔夫

谢谢你,好哈尔亲王,帮帮忙把我的马牵了来吧,国王的好儿子!

亲王

呸,混账东西!我是你的马夫吗?

福斯塔夫

去,把你自己吊死在你那亲王爷的袜带上吧!要是我被官家捉去了,我一定要控诉你们欺人太甚。要是我不替你们编造一些歌谣,用下流的调子把它们唱起来,让一杯葡萄酒成为我的毒药吧。我顶恨那种开得太过分的玩笑,尤其可恶的是叫我提着两只脚走路!

盖兹希尔上。

盖兹希尔

站住!

福斯塔夫

站住就站住,不愿意也没有办法。

波因斯

啊!这是我们的眼线;我听得出他的声音。

巴道夫及皮多上。

巴道夫

打听到什么消息没有?

盖兹希尔

戴上你们的面具,戴上你们的面具;有一批国王的钱打这儿山下经过;它是要送到国王的金库里去的。

福斯塔夫

你说错了,你这混蛋;它是要送到国王的酒店里去的。

盖兹希尔

咱们抢到了这笔钱,大家可以发财了。

福斯塔夫

大家可以上绞架了。

亲王

各位听着,你们四个人就在那条狭路上迎着他们;奈德-波因斯跟我两人在下边把守;要是他们从你们的手里逃走了,我们会把他们拦住的。

皮多

他们一共有多少人?

盖兹希尔

大概八个十个的样子。

福斯塔夫

的!咱们不会反倒给他们抢了吗?

亲王

嘿!你胆怯了吗,大肚子约翰爵士?

福斯塔夫

虽然我不是你的祖父约翰-刚特,可是我还不是一个懦夫哩,哈尔。

亲王

好,咱们等着瞧吧。

波因斯

杰克,你那马就在那篱笆的后面,你需要它的时候,可以到那里去找它。再见,不要退却。

福斯塔夫

如果我得上绞架,想揍他也揍不着了。

亲王

(向波因斯旁白)奈德,我们化装的物件在什么地方?

波因斯

就在那里;过来。(亲王及波因斯下。)

福斯塔夫

现在,弟兄们,大家试试各人的运气吧;每一个人都要出力。

众旅客上。

旅客甲

来,伙计;叫那孩子把我们的马牵到山下去;我们步行一会儿,舒展舒展我们的腿骨。南昌哪个医院专治癫痫p>

众盗

站住!

众旅客

耶稣保佑我们!

福斯塔夫

打!打倒他们!割断这些恶人们的咽喉!啊,婊子生的虫!大鱼肥肉吃得饱饱的家伙!他们恨的是我们年轻人。打倒他们!把他们的银钱抢下来!

众旅客

啊!我们从此完了!

福斯塔夫

哼,你们这些大肚子的恶汉,你们完了吗?不,你们这些胖胖的蠢货;我但愿你们的家当一起在这儿!来,肥猪们,来!嘿!混账东西,年轻人是要活命的。你们作威作福作够了,现在可掉在咱们的手里啦。(众盗劫旅客钱财,并缚其手足,同下。)

亲王及波因斯重上。

亲王

强盗们已经把良善的人们缚起来了。你我要是能够从这批强盗的手里抢下他们的贼赃,快快活活地回到伦敦去,这件事情一定可以成为整整一个星期的话题,足足一个月的笑,而且永远是一场绝妙的玩笑。

波因斯

躲一躲;我听见他们来了。

众盗重上。

福斯塔夫

来,弟兄们;让我们各人分一份去,然后趁着天色还没有大亮,大家上马出发。亲王和波因斯倘不是两个大大的懦夫,这世上简直没有公道了。那波因斯是一只十足的没有胆量的野鸭。

亲王

留下你们的钱来!

波因斯

混账东西!(众盗分赃时,亲王及波因斯突前袭击;盗逃下;福斯塔夫略一手后亦遗弃赃银逃走。)

亲王

全不费力地得到了。现在让我们高高兴兴地上马回去。这些强盗们已经四散逃走,吓得心惊胆战,看见自己的同伴,也会疑心他是警士。走吧,好奈德。福斯塔夫流着满身的臭汗,一路上浇肥了那瘦瘠的土地,倘不是瞧着他太可笑了,我一定会怜悯他的。

波因斯

听那恶棍叫得多么惨!(同下。)

第三场华克渥斯。堡中一室

霍茨波上,读信。

霍茨波

“弟与君家世敦友谊,本当乐于从命。”既然乐于从命,为什么又变了卦?说什么世敦友谊;他是把他的堆房看得比我们的家更重的。让我再看下去。“惟阁下此举,未免过于危险――”嘿,那还用说吗?受寒、睡觉、喝酒,哪一件事情不是危险的?可是我告诉你吧,我的傻瓜老爷子,我们要从危险的荆棘里采下完全的花朵。“惟阁下此举,未免过于危险;尊函所称之各友人,大多未可深恃;目前又非适于行动之时机,全盘谋略可以轻率二字尽之,以当实力雄厚之劲敌,窃为阁下不取也。”你这样说吗?你这样说吗?我再对你说吧,你是一个浅薄懦怯的蠢才,你说谎!好一个没有头脑的东西!上帝在上,我们的计策是一个再好没有的计策,我们的朋友是忠心而可靠的;一个好计策,许多好朋友,希望充满着我们的前途;绝妙的计策,很好的朋友。好一个冷血的家伙!嘿,约克大主教也赞成我们的计策,同意我们的行动方针哩。他的!要是现在我就在这混蛋的身边,我只要拿起他太太的扇子来,就可以敲破他的脑袋。我的父亲,我的叔父,不是都跟我在一起吗?还有德蒙-摩提默伯爵、约克大主教、奥-葛兰道厄?此外不是还有道格拉斯也在我们这边?他们不是都已经来信约定在下月九日跟我武装相会,有几个不是早已出发了吗?好一个不信神明的恶汉,一个异教徒!嘿!你们看他抱着满心的恐惧,就要到国王面前去告发我们的全部计划了。啊!我恨不得把我的身体一分为二,自己把自己痛打一顿,因为我瞎了眼睛,居然会劝诱这么一个渣滓废物参加我们的壮举。哼!让他去告诉国王吧;我们已经预备好了。我今晚就要出发。

潘西夫人上。

霍茨波

啊,凯蒂!在两小时以内,我就要和你分别了。

潘西夫人

啊,我的夫主!为什么您这样耽于孤独?我究竟犯了什么过失,这半个月来我的哈利没有跟我同衾共枕?告诉我,亲的主,什么事情使你废寝忘餐,失去了一切的兴致?为什么你的眼睛老是瞧着地上,一个人坐着的时候,常常突然惊跳起来?为什么你的脸上失去了鲜润的血色,不让我享受你的情的抚,却去和两眼朦胧的沉思,怏怏不乐的忧郁作伴?在你小睡的时候,我曾经坐在你的旁边看守着你,听见你梦中的呓语,讲的都是关于战争方面的事情,有时你会向你奔跃的战马呼叱,“放出勇气来!上战场去!”你讲着进攻和退却,什么堑壕、营帐、栅栏、防线、土墙,还有各色各样的战炮、俘虏的赎金、阵亡的兵士以及一场血战中的种种情形。你的内心在进行着猛烈的战,使你在睡梦之中不得安宁,你的额上满是一颗颗的汗珠,正像一道被激动的河流乱泛着泡沫一般;你的脸上现出奇异的动作,仿佛人们在接到了突如其来的非常的命令的时候屏住了他们呼吸的那种神情。啊!这些预兆着什么呢?我的主一定有些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作,我必须知道它的究竟,否则他就是不我。

霍茨波

喂,来!

仆人上。

霍茨波

吉廉斯带着包裹走了没有?

仆人

回大爷,他在一小时以前就走了。

霍茨波

勃特勒有没有从郡吏那里把那些马带来?

仆人

大爷,他刚才带了一匹来。

霍茨波

一匹什么马?斑色的,短耳朵的,是不是?

仆人

正是,大爷。

霍茨波

那匹斑马将要成为我的王座。好,就要立刻骑在它的背上;叫勃特勒把它牵到院子里来。(仆人下。)

潘西夫人

可是听我说,我的老爷。

霍茨波

你说什么,我的太太?

潘西夫人

您为什么这样紧张兴奋?

霍茨波

因为我的马在等着我,我的人。

潘西夫人

啐,你这疯猴子!谁也不像你这样刚愎任。真的,哈利,我一定要知道你的事情。我怕我的哥哥摩提默想要争夺他的权力,是他叫你去帮助他起事的。不过要是你去的话――

霍茨波

要去得太远,我腿就要酸了,人。

潘西夫人

得啦,得啦,你这假作痴呆的人儿,直截痛快地回答我的问题吧。真的,哈利,要是你不把一切事情老老实实告诉我,我要把你的小手指头都拗断了。

霍茨波

走开,走开,你这无聊的东西!!我不你,我一点儿都不关心你,凯蒂。这不是一个容许我们戏弄玩偶、拥抱接吻的世界;我们必须让鼻子上挂彩,脑袋上开花,还要叫别人陪着我们流血。嗳哟!我的马呢?你怎么说,凯蒂?你要我怎么样?

潘西夫人

您不我吗?您真的不我吗?好,不就不;您既然不我,我也不愿我自己。您不我吗?哎,告诉我您说的是假话还是真话。

霍茨波

来,你要不要看我骑马?我一上了马,就会发誓我是无限地你的。可是听着,凯蒂,从此以后,我不准你问我到什么地方去,或是为了什么理由。我要到什么地方去就到什么地方去。总之一句话,今晚我必须离开你,柔的凯蒂。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可是不论你怎样聪明,你总不过是哈利-潘西的妻子;我知道你是忠实的,可是你总是一个女人;没有别的女人比你更能保守秘密了,因为我相信你决不会泄漏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在这一个限度之内,我是可以完全信任你的,柔的凯蒂。

潘西夫人

啊!您对我的信任仅限于此吗?

霍茨波

不能再过于此了。可是听着,凯蒂,我到什么地方去,你也要跟着我到什么地方去;今天我去了,明天就叫人来接你。这可以使你满意了吧,凯蒂?

潘西夫人

既然必须这样安排,我也只好认为满意了。(同下。)

第四场依斯特溪泊。野猪头酒店中一室

亲王及波因斯上。

亲王

奈特,请你从那间气闷的屋子里出来,帮助我笑一会儿吧。

波因斯

你到哪里去了,哈尔?

亲王

我在七八十只酒桶之间,跟三四个蠢虫在一起。我已经极卑躬屈节的能事。小子,我跟那批酒保们认了把兄弟啦;我能够叫得出他们的小名,什么汤姆、狄克和弗兰西斯。他们已经凭着他们灵魂的得救起誓,说我虽然不过是一个威尔士亲王,却是世上最有礼貌的人。他们坦白地告诉我,我不是一个像福斯塔夫那样一味摆臭架子的家伙,却是一个文雅风流、有骨气的男儿,一个好孩子――上帝在上,他们是这样叫我的――要是我做了英国国王,依斯特溪泊所有的少年都会听从我的号令。他们把喝酒称为红一红面孔;灌下酒去的时候,要是你透了口气,他们就会嚷一声“哼!”叫你把杯子里的酒喝干了。总而言之,我在一刻钟之内,跟他们混得烂熟,现在我已经可以陪着无论哪一个修锅补镬的在一块儿喝酒,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跟他们谈话了。我告诉你,奈德,你刚才不跟我在一起真是失去了一个得到荣誉的好机会。可是,亲的奈德――为了让你这名字听上去格外甜蜜起见,我送给你这一块不值钱的糖,那是一个酒保刚才塞在我的手里的,他一生之中,除了“八先令六便士”、“您请进来”,再加上这一句尖声的叫喊,“就来,就来,先生!七号房间一品脱西班牙甜酒记账”诸如此类的话以外,从来不曾说过一句别的话。可是,奈德,现在福斯塔夫还没有回来,为了销磨时间起见,请你到隔壁房间里站一会儿,我要问问我这个小酒保他送给我这块糖是什么意思;你却在一边不断地叫“弗兰西斯!”让他除了满口“就来,就来”以外,来不及回答我的问话。站在一旁,我要作给你瞧瞧。

波因斯

弗兰西斯!

北京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

亲王

好极了。

波因斯

弗兰西斯!(下。)

弗兰西斯上。

弗兰西斯

就来,就来,先生。劳尔夫,下面“石榴”房间你去照料照料。

亲王

过来,弗兰西斯。

弗兰西斯

殿下有什么吩咐?

亲王

你在这儿干活,还得干多久呀,弗兰西斯?

弗兰西斯

不瞒您说,还得五个年头――

波因斯

(在内)弗兰西斯!

弗兰西斯

就来,就来,先生。

亲王

五个年头!嗳哟,干这种提壶倒酒的活儿,这可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哩。可是,弗兰西斯,难道你不会放大胆子,做一个破坏契约的懦夫,拔起一双脚逃走吗?

弗兰西斯

嗳哟,殿下!我可以凭着英国所有的《圣经》起誓,我心里恨不得――

波因斯

(在内)弗兰西斯!

弗兰西斯

就来,先生。

亲王

你多大年纪啦,弗兰西斯?

弗兰西斯

让我想一想,――到下一个米迦勒节③,我就要――

波因斯

(在内)弗兰西斯!

弗兰西斯

就来,先生。殿下,请您等一等。

亲王

不,你听着,弗兰西斯。你给我的那块糖,不是一便士买来的吗?

弗兰西斯

嗳哟,殿下!我希望它值两便士就好了。

亲王

因为你给我糖,我要给你一千镑钱,你什么时候要,尽管来问我拿好了。

波因斯

(在内)弗兰西斯!

弗兰西斯

就来,就来。

亲王

就来吗,弗兰西斯?不,弗兰西斯;还是明天来吧,弗兰西斯;或者,弗兰西斯,星期四也好;真的,你随便几时来好了。可是,弗兰西斯。

弗兰西斯

殿下?

亲王

你愿意去偷那个身披皮马甲、衣缀水晶钮扣、剃着平头、手戴玛瑙戒指、足穿酱色长袜、吊着绒袜带、讲起话来软绵绵的、腰边挂着一只西班牙式的钱袋――

弗兰西斯

嗳哟,殿下,您说的是什么人呀?

亲王

啊,那么你只好喝喝西班牙甜酒啦;因为你瞧,弗兰西斯,你这白帆布紧身衣是很容易沾上污渍的。在巴巴里,朋友,那价钱可不会这样贵。

弗兰西斯

什么,殿下?

波因斯

(在内)弗兰西斯!

亲王

去吧,你这混蛋!你没有听见他们叫吗?(二人同时呼叫,弗兰西斯不知所措。)

酒店主上。

店主

什么!你听见人家这样叫喊,却在这儿待着不动吗?到里边去看看客人们要些什么。(弗兰西斯下)殿下,老约翰爵士带着五六个人在门口,我要不要让他们进来?

亲王

让他们等一会儿,再开门吧。(店主下)波因斯!

波因斯上。

波因斯

就来,就来,先生。

亲王

小子,福斯塔夫和那批贼都在门口;我们要不要乐一乐?

波因斯

咱们要乐得像蟋蟀一般,我的孩子。可是我说,你对这酒保开这场玩笑,有没有什么巧妙的用意?来,告诉我。

亲王

我现在充满了自从老祖宗亚当的时代以来直到目前夜半十二点钟为止所有各色各样的奇思异想。(弗兰西斯携酒自台前经过)几点钟了,弗兰西斯?

弗兰西斯

就来,就来,先生。(下。)

亲王

这家伙会讲的话,还不及一只鹦鹉那么多,可是他居然也算是一个妇人的儿子!他的工作就是上楼下楼,他的口才就是算账报账。我还不能抱着像潘西,那北方的霍茨波那样的心理;他会在一顿早餐的时间杀了七八十个苏格兰人,洗了洗他的手,对他的妻子说,“这种生活太平静啦!我要的是活动。”“啊,我的亲的哈利,”她说,“你今天杀了多少人啦?”“给我的斑马喝点儿水,”他说,“不过十四个人;”这样沉默了一小时,他又接着说,“不算数,不算数。”请你去叫福斯塔夫进来;我要扮演一下潘西,让那该死的肥猪权充他的妻子摩提默夫人。用醉鬼的话说:就是“酒来呀!”叫那些瘦肉肥肉一起进来。

福斯塔夫、盖兹希尔、巴道夫、皮多及弗兰西斯上。

波因斯

欢迎,杰克!你从什么地方来?

福斯塔夫

愿一切没胆的懦夫们都给我遭瘟,我说,让天雷劈死他们!嘿,阿门!替我倒一杯酒来,堂倌。日子要是像这样过下去,我要自己缝袜自己补袜自己上袜底哩。愿一切没胆的懦夫们都给我遭瘟!替我倒一杯酒来,混蛋!――世上难道没有勇士了吗?(饮酒。)

亲王

你见过太和一盆牛油接吻没有?软心肠的牛油,一听见太的花言巧语,就溶化了?要是你见过,那么眼前就正是这个混合物。

福斯塔夫

混蛋,这酒里也搀着石灰水;坏人总不会干好事;可是一个懦夫却比一杯搀石灰水的酒更坏,一个刁恶的懦夫!走你自己的路吧,老杰克;愿意什么时候死,你就什么时候死吧。要是在这地面之上,还有人记得什么是男子汉的神,什么是堂堂大丈夫的气概的话,我就是一条排了的鲱鱼。好人都上了绞架了,剩在英国的总共还不到三个,其中的一个已经发了胖,一天老似一天。上帝拯救世人!我说这是一个万恶的世界。我希望我是一个会唱歌的织工;我真想唱唱圣诗,或是干些这一类的事情。愿一切懦夫们都给我遭瘟!我还是这样说。

亲王

怎么,你这披戴发的脓包!你在咕噜些什么?

福斯塔夫

一个国王的儿子!要是我不用一木刀把你打出你的国境,像驱逐一群雁子一般把你的臣民一起赶散,我就不是一个须眉男子。你这威尔士亲王!

亲王

嗳哟,你这下流的胖汉,这是怎么一回事?

福斯塔夫

你不是一个懦夫吗?回答我这一个问题。还有这波因斯,他不也是一个懦夫吗?

波因斯

的!你这胖皮囊,你再骂我懦夫,我就用刀子截死你。

福斯塔夫

我骂你懦夫!我就是眼看着你掉下地狱,也不来骂你懦夫哩;可是我要是逃跑起来两条腿能像你一样快,那么我情愿出一千镑。你是肩直背挺的人,也不怕人家看见你的背;你以为那样便算是做你朋友的后援吗?算了吧,这种见鬼的后援!那些愿意跟我面对面的人,才是我的朋友。替我倒一杯酒来。我今天要是喝过一口酒,我就是个混蛋。

亲王

嗳哟,这家伙!你刚才喝过的酒,还在你的嘴唇上留着残沥,没有擦干哩。

福斯塔夫

那反正一样。(饮酒)愿一切懦夫们都给我遭瘟!我还是这么一句话。

亲王

这是怎么一回事?

福斯塔夫

怎么一回事?咱们四个人今天早上抢到了一千镑钱。

亲王

在哪儿,杰克?在哪儿?

福斯塔夫

在哪儿!又给人家抢去了;一百个人把我们四人围住。

亲王

什么,一百个人?

福斯塔夫

我一个人跟他们十二个人短兵相接,足足战了两个时辰,要是我说了假话,我就是个混蛋。我这条命逃了出来,真算是一件奇迹哩。他们的刀剑八次穿透我的紧身衣,四次穿透我的裤子;我的盾牌上全是洞,我的剑口砍得像一手锯一样,瞧!我平生从来不曾打得这样有劲。愿一切懦夫们都给我遭瘟!叫他们说吧,要是他们说的话不符事实,他们就是恶人,魔鬼的儿子。

亲王

说吧,朋友们;是怎么一回事?

盖兹希尔

咱们四个人向差不多十二个人截击――

福斯塔夫

至少有十六个,我的殿下。

盖兹希尔

还把他们绑了起来。

皮多

不,不,咱们没有绑住他们。

福斯塔夫

你这混蛋,他们一个个都给咱们绑住的,否则我就是个犹太人,一个希伯来的犹太人。

盖兹希尔

咱们正在分赃的时候,又来了六七个人向咱们攻击――

福斯塔夫

他们替那几个人松了绑,接着又来了一批人。

亲王

什么,你们跟这许多人对敌吗?

福斯塔夫

这许多!我不知道什么叫做这许多。可是我要不曾一个人抵挡了他们五十个,我就是一捆萝卜;要是没有五十二三个人向可怜的老杰克同时攻击,我就不是两条腿的生物。

亲王

求求上帝,但愿你不曾杀死他们几个人。

福斯塔夫

哼,求告上帝已经来不及了。他们中间有两个人身受重伤;我相信有两个人已经在我手里送了命,两个穿麻布衣服的恶汉。我告诉你吧,哈尔,要是我向你说了谎,你可以唾我的脸,骂我是马。你知道我的惯用的防势;我把身子伏在这儿,这样挺着我的剑。四个穿麻衣的恶汉向我冲了上来――

亲王

什么,四个?你刚才说只有两个。

福斯塔夫

四个,哈尔,我对你说四个。

波因斯

嗯,嗯,他是说四个。

福斯塔夫

这四乌鲁木齐癫痫病三甲医院个人迎头跑来,向我全力进攻。我不费吹灰之力,把我的盾牌这么一挡,他们七个剑头便一齐钉住在盾牌上了。

亲王

七个?咦,刚才还只有四个哩。

福斯塔夫

都是穿麻衣的。

波因斯

嗯,四个穿麻衣的人。

福斯塔夫

凭着这些剑起誓,他们一共有七个,否则我就是个坏人。

亲王

让他去吧;等一会儿我们还要听到更多的人数哩。

福斯塔夫

你在听我吗,哈尔?

亲王

嗯,杰克,我正在全神贯注,洗耳恭听。

福斯塔夫

很好,因为这是值得一听的。我刚才告诉你的这九个穿麻衣的人――

亲王

好,又添了两个了。

福斯塔夫

他们的剑头已经折断――

波因斯

裤子就掉下来了。

福斯塔夫

开始向后退却;可是我紧紧跟着他们,拳脚加,一下子这十一个人中间就有七个人倒在地上。

亲王

嗳哟,奇事奇事!两个穿麻衣的人,摇身一变就变成十一个了。

福斯塔夫

可是偏偏魔鬼跟我捣蛋,三个穿草绿色衣服的杂种从我的背后跑了过来,向我举刀猛刺;那时候天是这样的黑,哈尔,简直瞧不见你自己的手。

亲王

这些荒唐怪诞的谎话,正像只手掩不住一座大山一样,谁也骗不了的。嘿,你这头脑里塞满泥土的胖家伙,你这糊涂的傻瓜,你这下流龌龊、脂油蒙住了心窍的东西――

福斯塔夫

什么,你疯了吗?你疯了吗?事实不就是事实吗?

亲王

嘿,既然天色黑得瞧不见你自己的手,你怎么知道这些人穿的衣服是草绿色的?来,告诉我们你的理由。你还有什么话说?

波因斯

来,你的理由,杰克,你的理由。

福斯塔夫

什么,这是可以强迫的吗?他的!即使你们把我双手反绑吊起来,或是用全世界所有的刑具拷问我,你们也不能从我的嘴里出一个理由来。强迫我给你们一个理由!即使理由多得像乌莓子一样,我也不愿在人家的强迫之下给他一个理由。

亲王

我不愿再负这蒙蔽事实的罪名了;这满脸红光的懦夫,这睡破垫、坐断马背的家伙,这庞大的肉山――

福斯塔夫

的!你这饿鬼,你这小妖的皮,你这干牛舌,你这干了的公牛xx巴,你这干瘪的腌鱼!啊!我简直说得气都喘不过来了;你这裁缝的码尺,你这刀鞘,你这弓袋,你这倒插的锈剑――

亲王

好,休息一会儿再说下去吧;等你搬完了这些下贱的比喻以后,听我说这么几句话。

波因斯

听着,杰克。

亲王

我们两人看见你们四人袭击四个旅客,看见你们把他们捆了,夺下他们的银钱。现在听着,几句简单的话,就可以把你驳倒。那时我们两人就向你们攻击,不消一声吆喝,你们早已吓得抛下了赃物,让我们把它拿去;原赃就在这屋子里,尽可当面验明。福斯塔夫,你抱着你的大肚子跑得才快呢,你还高呼饶命,边走边叫,听着就像一条小公牛似的。好一个不要脸的才,自己把剑砍了几个缺口,却说是跟人家激战砍坏了的!现在你还有什么鬼话,什么巧计,什么藏身的地窟,可以替你遮盖这场公开的羞辱吗?

波因斯

来,让我们听听吧,杰克;你现在还有什么鬼话?

福斯塔夫

上帝在上,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们。嗨,你们听着,列位朋友们,我是什么人,胆敢杀死当今的亲王?难道我可以向金枝玉叶的亲王行刺吗?嘿,你知道我是像赫刺克勒斯一般勇敢的;可是本能可以摧毁一个人的勇气;狮子无论怎样凶狠,也不敢碰伤一个堂堂的亲王。本能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我是因为激于本能而成为一个懦夫的。我将要把这一回事情终身引为自豪,并且因此而格外看重你;我是一头勇敢的狮子,你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王子。可是,上帝在上,孩子们,我很高兴钱在你们的手里。喂,老板,好生看守门户;今晚不要睡觉,明天一早祈祷。好人儿们,孩子们,哥儿们,心如金石的兄弟们,愿你们被人称誉为世间最有义气的朋友!怎样?咱们要不要乐一乐?要不要串演一出即景的戏剧?

亲王

很好,就把你的逃走作为主题吧。

福斯塔夫

啊!哈尔,要是你我的话,别提起那件事了!

快嘴桂嫂上。

桂嫂

耶稣啊!我的亲王爷!

亲王

啊,我的店主太太!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桂嫂

呃,我的爷,有一位宫里来的老爷等在门口,要见您说话;他说是您的父王叫他来的。

亲王

你就尊他一声老太爷,叫他回到我的亲那儿去吧。

福斯塔夫

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桂嫂

一个老头儿。

福斯塔夫

老人家半夜里从上爬起来干么呢?要不要我去回答他?

亲王

谢谢你,杰克,你去吧。

福斯塔夫

我要叫他滚回去。(下。)

亲王

列位,凭着圣母起誓,你们打得很好;你也打得不错,皮多;你也打得不错,巴道夫。你们全都是狮子,因为本能的冲动而逃走;你们是不愿意碰伤一位堂堂的王子的。呸!呸!

巴道夫

不瞒您说,我因为看见别人逃走,所以也跟着逃走了。

亲王

现在老实告诉我,福斯塔夫的剑怎么会有这许多缺口?

皮多

他用他的刀子把它砍成这个样儿;他说他要发漫天的大誓,把真理撵出英国,非得让您相信它是在激战中砍坏了的不可;他还劝我们学他的样子哩。

巴道夫

是的,他又叫我们用尖叶草把我们的鼻子擦出血来,涂在我们的衣服上,发誓说那是勇士的热血。我已经七年没有干这种把戏了;听见他这套鬼花样,我的脸也红啦。

亲王

啊,混蛋!你在十八年前偷了一杯酒喝,被人当场捉住,从此以后,你的脸就一直是红的。你又有火又有剑,可是你却临阵逃走,这是为了哪一种本能?

巴道夫

(指己脸)殿下,您看见这些流星似的火点儿吗?

亲王

我看见。

巴道夫

您想它们表示着什么?

亲王

辣辣的情欲,冷冰冰的钱袋。

巴道夫

殿下,照理说来,它应该表示一副躁急的脾气。

亲王

不,照理说来,它应该表示一条绞刑的绳索。

福斯塔夫重上。

亲王

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杰克来了――啊,我的亲的法螺博士!杰克,你已经有多少时候看不见你自己的膝盖了?

福斯塔夫

我自己的膝盖!我在像你这样年纪的时候,哈尔,我的腰身还没有鹰爪那么粗;我可以钻进套在无论哪一个县佐的大拇指上的指环里去。都是那些该死的叹息忧伤,把一个人吹得像气泡似的膨胀起来!外边消息不大好;刚才来的是约翰-勃莱西爵士,奉着你父亲的命令,叫你明天早上进宫去。那北方的疯子潘西,还有那个曾经用手杖敲过亚迈蒙④的足胫、和路锡福的妻子通、凭着一弯斧叫魔鬼向他宣誓尽忠的威尔士人――该死的,你们叫他什么名字?

波因斯

-葛兰道厄。

福斯塔夫

,奥,正是他;还有他的女婿摩提默和诺森伯兰那老头儿;还有那个能够骑马奔上悬崖、矫健的苏格兰英雄魁首道格拉斯。

亲王

他能够在跃马疾奔的时候,用他的手��打死一只飞着的麻雀。

福斯塔夫

你说得正是。

亲王

可是那麻雀并没有被他打中。

福斯塔夫

哦,那家伙有种;他不会见了敌人奔走。

亲王

咦,那么你为什么刚才还称赞他奔走的本领了不得呢?

福斯塔夫

我说的是他骑在马上的时候,你这呆鸟!可是下了马他就会站住了一步也不动。

亲王

不然,杰克,他也得看本能。

福斯塔夫

我承认:他也得看本能。好,他也在那里,还有一个叫做摩代克的,和一千个其余的蓝帽骑士。华斯特已经在今晚溜走!你父亲听见这消息,急得须都白了。现在你可以收买土地,像买一条臭青鱼一般便宜。

亲王

啊,那么今年要是有一个炎热的六月,而且这场内战还要继续下去的话,看来我们可以把处女的贞整百地收买过来,像人家买钉子一般了。

福斯塔夫

真的,孩子,你说得对;咱们在那方面倒可以做一笔很好的生意,可是告诉我,哈尔,你是不是怕得厉害呢?你是当今的亲王,这世上还能有像那煞神道格拉斯、恶鬼潘西和妖魔葛兰道厄那样的三个敌人吗?你是不是怕得厉害,听了这样的消息,你的全身的血都会跳动起来呢?

亲王

一点不,真的;我没有像你那样的本能。

福斯塔夫

好,你明儿见了你父亲,免不了要挨一顿臭骂;要是你我的话,还是练信阳癫痫病医院怎样回答吧。

亲王

你就权充我的父亲,向我查问我的生活情形。

福斯塔夫

我充你的父亲?很好。这一张椅子算是我的宝座,这一把剑算是我的御杖,这一个垫子算是我的王冠。

亲王

你的宝座是一张折凳,你的黄金的御杖是一铅剑,你的富丽的王冠是一个寒伧的秃顶!

福斯塔夫

好,要是你还有几分天良的话,现在你将要被感动了。给我一杯酒,让我的眼睛红红的,人家看了会以为我流过眼泪;因为我讲话的时候必须充满情感。(饮酒)我就用《坎拜西斯王》的那种腔调。

亲王

好,我在这儿下跪了。(行礼。)

福斯塔夫

听我的话。各位贵爵,站在一旁。

桂嫂

耶稣啊!这才好玩呢!

福斯塔夫

不要哭,亲的王后,因为流泪是徒然的。

桂嫂

天父啊!瞧他一本正经的样子!

福斯塔夫

为了上帝的缘故,各位贤卿,请把我的悲哀的王后护送回宫,因为眼泪已经遮住她的眼睛的水门了。

桂嫂

耶稣啊!他扮演得活像那些走湖的戏子。

福斯塔夫

别闹,好酒壶儿!别闹,老白干!哈利,我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消磨你的光,更不知道有些什么人跟你作伴。虽然紫菀草越被人践踏越长得快,可是青春越是费,越容易消失。你是我的儿子,这不但你的母亲这么说,我也这么相信;可是最重要的证据,却是你眼睛里有一股狡狯的神气,还有你那垂着下唇的那股傻样子。既然你是我的儿子,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你做了我的儿子,却要受人家这样指摘?天上光明的太会不会变成一个游手好闲之徒,吃起乌莓子来?这是一个不必问的问题。英格兰的亲王会不会做贼,偷起人家的钱袋来?这是一个值得问的问题。有一件东西,哈利,是你常常听到的,说起来大家都知道,它的名字叫做沥青;这沥青据古代著作家们说,一沾上身就会留下揩不掉的污点;你所来往的那帮朋友也是这样。哈利,现在我对你说话,不是喝醉了酒,而是流着眼泪,不是抱着快乐的情绪,而是怀着满腹的悲哀,不是口头的空言,而是内心的忧愁的流露。可是我常常注意到在你的伴侣之中,有一个很有德行的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亲王

请问陛下,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福斯塔夫

这人长得仪表堂堂,体格魁梧,是个胖胖的汉子;他有一副愉快的容貌,一双有趣的眼睛和一种非常高贵的神采;我想他的年纪约摸有五十来岁,或许快要近六十了;现在我记起来啦,他的名字叫做福斯塔夫。要是那个人也会干那些荒�H荡的事,那除非是我看错了人,因为,哈利,我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有德之人。是什么树就会结什么果子,我可以断然说一句,那福斯塔夫是有德行的,你应该跟他多多来往,不要再跟其余的人在一起闹。现在告诉我,你这不肖的才,告诉我,这一个月来你在什么地方?

亲王

你说得像一个国王吗?现在你来代表我,让我扮演我的父亲吧。

福斯塔夫

你要把我废黜吗?要是你在言语之间,能够及得上我一半的庄重严肃,我愿意让你把我像一只兔子般倒挂起来。

亲王

好,我在这儿坐下了。

福斯塔夫

我在这儿站着。各位,请你们评判评判。

亲王

喂,哈利!你从什么地方来?

福斯塔夫

启禀父王,我从依斯特溪泊来。

亲王

我听到许多人对你啧啧不满的怨言。

福斯塔夫

的!陛下,他们都是说八道。嘿,我扮演年轻的亲王准保叫你拍手称好!

亲王

你开口就骂人吗,没有礼貌的孩子?从此以后,再也不要见我的面。你全然野得不成样子啦;一个魔鬼扮成一个胖老头儿的样子迷住了你;一只人形的大酒桶做了你的伴侣。为什么你要结那个充满着怪癖的箱子,那个塞满着兽的柜子,那个水肿的脓包,那个庞大的酒囊,那个堆叠着脏腑的衣袋,那头肚子里填着腊肠的烤牛,那个道貌岸然的恶徒,那个须发苍苍的罪人,那个无赖的老头儿,那个空口说白话的老家伙?他除了辨别酒味和喝酒以外,还有什么擅长的本领?除了用刀子割鸡、把它塞进嘴里去以外,还会干什么明灵巧的事情?除了谋诡计以外,他有些什么聪明?除了为非作歹以外,他有些什么计谋?他干的哪一件不是坏事?哪一件会是好事?

福斯塔夫

我希望陛下让我知道您的意思;陛下说的是什么人?

亲王

那邪恶而可憎的诱惑青年的福斯塔夫,那白须的老撒旦。

福斯塔夫

陛下,这个人我认识。

亲王

我知道你认识。

福斯塔夫

可是要是说他比我自己有更多的坏处,那就不是我所知道的了。他老了,这是一件值得惋惜的事情,他的白发可以为他证明,可是恕我这么说,谁要是说他是个放荡的�H棍,那我是要全然否认的。如其喝几杯搀糖的甜酒算是一件过失,愿上帝拯救罪人!如其老年人寻欢作乐是一件罪恶,那么我所认识的许多老人家都要下地狱了;如其胖子是应该被人憎恶的,那么法老王的瘦牛才是应该被人喜的了。不,我的好陛下;撵走皮多,撵走巴道夫,撵走波因斯;可是讲到可的杰克-福斯塔夫,善良的杰克-福斯塔夫,忠实的杰克-福斯塔夫,勇敢的杰克-福斯塔夫,老当益壮的杰克-福斯塔夫,千万不要让他离开你的哈利的身边;撵走了肥胖的杰克,就是撵走了整个的世界。

亲王

我偏要撵走他。(敲门声。桂嫂、弗兰西斯、巴道夫同下。)

巴道夫疾奔堂上。

巴道夫

啊!殿下,殿下,郡吏带着一队恶狠狠的警士到了门口了。

福斯塔夫

滚出去,你这混蛋!把咱们的戏演下去;我还有许多替那福斯塔夫辩护的话要说哩。

快嘴桂嫂重上。

桂嫂

耶稣啊!我的爷,我的爷!

亲王

嗨,嗨!魔鬼腾空而来。什么事情?

桂嫂

郡吏和全队警士都在门口,他们要到这屋子里来搜查。我要不要让他们进来?

福斯塔夫

你听见吗,哈尔?再不要把一块真金叫做赝物。你根本是个疯子,虽然外表上瞧不出来。

亲王

你就是没有本能,也是个天生的懦夫。

福斯塔夫

我否认你的论点。要是你愿意拒绝那郡吏,很好;不然的话,就让他进来吧。要是我坐在囚车里,比不上别人神气,那我就是白活了这一辈子。我希望早一点让一根绳子把我绞死,不要落在别人后面才好。

亲王

去,躲在那帏幕的背后;其余的人都到楼上去。现在,我的朋友们,装出一副正直的面孔和一颗无罪的良心来。

福斯塔夫

这两件东西我本来都有;可是它们现在已经寿终正寝了,所以我只好躲藏一下。(除亲王及皮多外均下。)

亲王

叫郡吏进来。

郡吏及脚夫上。

亲王

啊,郡吏先生,你有什么赐教?

郡吏

殿下,我先要请您原谅。外边有一群人追捕逃犯,看见他们走进这家酒店。

亲王

你们要捉些什么人?

郡吏

回殿下的话,其中有一个人是大家熟悉的,一个大胖子。

脚夫

肥得像一块牛油。

亲王

我可以确实告诉你,这个人不在这儿,因为我自己刚才叫他干一件事情去了。郡吏先生,我愿意向你担保,明天午餐的时候,我一定叫他来见你或是无论什么人,答复人家控告他的罪名。现在我要请你离开这屋子。

郡吏

是,殿下。有两位绅士在这件盗案里失去三百个马克。

亲王

也许有这样的事。要是他果然抢劫了这些人的钱,当然要依法惩办的。再见。

郡吏

晚安,殿下。

亲王

我想现在已经是早上了,是不是?

郡吏

真的,殿下,我想现在有两点钟了。(郡吏及脚夫下。)

亲王

这老滑头就跟圣保罗大教堂一样,没有人不知道。去,叫他出来。

皮多

福斯塔夫!嗳哟!他在帏幕后面睡熟了,像一匹马一般打着鼾呢。

亲王

听,他的呼吸多么沉重。搜搜他衣袋里有些什么东西。(皮多搜福斯塔夫衣袋,得若干纸片)你找到些什么?

皮多

只有一些纸片,殿下。

亲王

让我看看上面写些什么话。你读给我听。

皮多

付Yan鸡一只二先令二便士

付酱油四便士

付白葡萄酒二加仑五先令八便士

付晚餐后鱼、酒二先令六便士

付面包半便士

亲王

啊,该死!只有半便士的面包,却要灌下这许多的酒!其余的你替他保藏起来,我们有机会再读吧。让他就在那儿睡到天亮。我一早就要到宫里去。我们大家都要参加战争,你将要得到一个很光荣的地位。这胖家伙我要设法叫他带领一队步兵;我知道二百几十哩路程的行军,准会把他累死的。这笔钱将要加利归还原主。明天早一点来见我;现在再会吧,皮多。

皮多

再会,我的好殿下。(各下。)

© wx.fnpcu.com  一起看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